不是那个徐志摩

一个年纪轻轻就有猫和刘徽因的徐志摩

尤未悔,终不还。

初心不改,此致三春,同乐。

2018.08.31

【楼诚】断鸿声里

搬文


也许是那个徐志摩:

尤未悔,致初心。


—————————
那一声闷响,犹如一只长空中坠落的孤雁发出的最后一声哀鸣。


绝望得让想人匆匆赴死。


明镜的僵直身体向后倒去,像腐朽的雕花大门,一瞬间分崩离析。


明楼从没见过明镜向后倒去过。她似乎一直是向前走的,哪怕是摔倒,都是向着前方。那里有她的家,和她的孤注一掷。


明镜靠在他怀里,鲜血浸过他托着明镜后背的手。温和的,有迫不及待。他少有的后悔起来。


后悔自己没有做完万全,后悔自己将大姐至于危险,后悔自己的子弹没有更先一步穿过敌人的胸口,后悔……


可他却没有后悔最初选择的道路。


是了,大姐也曾说过“国之不存,何以为家”,她早就走在这条路上,只是她已经停在他无法回头去看的背后。


明台声嘶力竭地呼唤响彻这个此刻寂静的夜晚。这样的声音因为姐姐的疼爱从未在他的喉咙里发出过。以前他好像一直是一个家世不凡的少爷,后来他也是一个热血军人。他的身边从来不会有现在这样彻骨的悲痛。它像一条未完全结冰的长河,不能消融也不能冻结。永远踹在心里,一点点冻僵全身。


明诚在月台上站成了一柄全无戾气的干①。眼泪埋在眼窝里,盖在眼皮下面。他不敢睁眼,明台的嘶吼,姐姐气若游丝的喘息,这般前后夹击都在提醒他,他又失去了两个至亲之人。


“阿诚。”


明诚霍然转身奔到明镜身前,勉力笑着说:“大姐,我在呢……”


“阿诚啊,你从小就心思重,等到长大了,你们两个我就越发看不透了。”明镜颤巍巍地伸出手,语气像是那时寄到巴黎家书,“不要学明楼,莫要憋在心里。”


那只已没了温度的手昭示着它的主人随时可能离去。


“好,我听大姐的。”明诚紧紧搓住那只手,在明镜的最后一个字落后急急地接上去,仿佛想将它们连在一起,让她一直说下去。


明镜看了眼天色,藏蓝的底色是红的,看久了蓝就变了。


明楼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回家的。


火车站外的同志已经撤离,留下一片狼藉的战场,任由记者的曝光灯一次次点亮。


明楼推开了明公馆的门。温暖的灯光照得人睁不开眼睛。


他的茶缸子还留在沙发对面的长桌上。四人的照片就立在那里,玻璃面反着光,一片雪亮。明楼觉得在这个角度他可以有片刻的自欺欺人。


他抬头看到客厅里父母的照片。


那个时候,何尝有这样的想法。哦,因为有姐姐啊。


现在,明家就剩下他和阿诚了。


明楼轻轻地走进房里,轻轻将阿诚挡在门外。他们都需要舔舐伤口。


明诚关了灯,安置好公馆的一切,却忘了整理自己。大衣也没有脱,手套被丢在桌子上。他坐到楼梯上看着自己的影子发呆。


他幼年时的夜晚时常在这坐着。窗外的月光泼洒进来,让他觉得明亮而无害。像大姐的手,又像大哥的笑,有时还有点甜,像明台送给他的奶糖的味道。


他总是看着自己被包裹在月光里的影子靠着扶手就这么睡过去,早上总能发现自己在大哥身边醒来。他就每天晚上都会抱着枕头,小心地拖沓着拖鞋跑去楼梯,明楼会敞开门等着他。


现在,那扇门紧闭着,明诚觉得月光好像都暗淡了。


暗淡得像铺在地上的江米纸,一捏就碎了。


他忽的又想起了巴黎。


明台吵着要吃冰糖葫芦,被大哥训了,就一直喊“姐姐,姐姐”,喊的他们二人都热了眼眶。好说歹说,连蒙带唬地塞了他半块奶油蛋糕。


大哥早饭总不爱吃甜的,牛奶都不喝。愁得他不敢劳烦姐姐,满巴黎给他找江南香米,就为了他每天早晨的一碗养胃的白粥。


巴黎是他人生最美好的,仿佛是一场美梦,里面有香榭丽舍的灯火,有铃兰的味道,有信仰,有爱人。


直到他成为一名军人,披星戴月奔赴莫斯科的冰寒。茶花与血腥味交织的衬衫上被染上了冷厉的硝烟和伏特加单纯又辛辣的气味。


再后来,他回到了南京,明楼的身边,成为明楼的副官。


台阶背光处的阴影就像一条缺口,有多远的距离之后,它就能变成一道吞人血肉的深崖。


——“可是我们两个已经走在悬崖边上了。”


走在边缘的他们没能掉下去,他们共同隐瞒保护的人却被填进去了。


他半梦半醒,一会是大姐前几天催他相亲时充满雀跃的眼睛,一会是那年除夕她被烟火照耀而宁静美好的容颜,一会是儿时蹲在他身旁问他疼不疼时的泪水……


砰——


一张张脸与那倒下去的人重合。他恍然惊醒猛得站起身,阵阵晕眩呼天盖地冲进他的脑袋。麻木的双腿拒绝被支配,身体笔直的向前栽过去,仿佛要栽进地上一条条漆黑的裂口。


掉下去吧,就这么掉下去吧。一切就这么结束,没什么可再殚精竭虑。人都填进去,还有什么能再填进去……


“阿诚!”


大哥!


明楼一打开门,就看到这么一幅场景。


他奔过去拦住倾倒的残刃,任由他斩断他苦苦支撑的最后一根丝线。


明诚清醒过来,背后腻着寒浸浸的冷汗。他扶着明楼拿枪都不曾颤抖此刻已如筛糠的手,叹道:“大哥,我做噩梦了。”


明楼的五官被他挡得晦暗难辨。他只是伸手抱住了明诚,跟小时候每次发现他偷偷等在门口时一样。


“大哥,对不起……”明诚觉得汗都流到了脖颈,跟后背连到一处,轻轻将额头靠到对方颈窝里。


——我们会有一段亘长而艰难的时间要度过。


——“只要能打败敌人。”


——“只要能赢得胜利。”


黎明将至,我们还要并肩战斗。



——————————
①干:古时用来防御的兵器。常与“戈”连用为“干戈”。

今天!
不接受批评!不听劝告!
我就是爱楼诚!
我爱他们一辈子!




图源见水印

感谢您在绝望的黑暗里给我们留了一丝光明

新年愿望

努力挣钱。

努力学习。

努力开心。

舍得花钱。

珍惜时光。

爱楼诚。

《情热》正文最后一波儿~貌似也就高产了两次就被期末截糊……

因为我嘴笨,脑子又没有逻辑,一直不敢多写,害怕辜负,所以每次给@波妞Ponyo_w 太太抄书都充满了愧疚。

文中还有一句我很喜欢的话:
“这几乎是明楼见过的最温柔的阿诚,然而,明楼也知道他看不到的凛然凌冽只是被暂时收敛起来,他的阿诚,一身刚劲傲骨,何曾变过。”

我所喜欢的他们,大概就是这样既能温柔地对待每个人,又能清醒理智地为信仰奔走。

与楼诚相识,让我重新认识了温柔和可爱的含义。

如此美好的词语,就应该用来形容它和为它无限付出的人。








(图中的画是临摹玫瑰与子弹太太的,图源可以在她的lo找到)

【英雄本色2018】意料之中的出乎意料

我在看影片英雄本色2018的时候总是将它与原版做对比,可在回到家的路上突然想通了,其实没什么可比性。虽然情节大致相同,但是也改编得很有独立性,不得不说丁晟导演是真的厉害。

最大的安慰是王凯。本来我很担心这部电影,但是看完王凯的表演,我一点也不担心了。看完影片坐车回家,满脑子都是周凯躺在船上拉着帽子的身影、扎眼睛时处变不惊的魄力、逃脱警方追捕后脸上的得瑟劲和抱着美琳心中痛恨却不得不隐忍的辛酸。一时间,我真的想不到他是光芒万丈的演员王凯,他就是那个糙糙的有义气的大哥、专一的情人、有血有肉能的回头英雄。

最大的惊喜是王大陆。报仇那场戏让我get到了他的帅气,即使后来很狼狈的拖着一条腿走出酒馆,也真的很帅。

最大的突破是马天宇。原来对马天宇的印象就是奶油小生,这次有了改观。虽然张国荣是不可超越的经典,但是马天宇在我心里已经不再是流量。尤其是胖揍哥哥周凯的片段,并不出戏。孩子气、愤怒、伤心都很真实。

最喜欢的女性角色是美琳。可能我本身就很喜欢悲剧性的角色,最初的痴心和最后的崩溃令我惋惜。

影片不足之处还是挺明显的,节奏稍慢,对于情感太过含蓄和隐忍,但是都不影响这是一部用心和诚意之作。恶意评分,有意诋毁……人心实在令人害怕。

能做的不过是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

“他们都曾经靠着恨意挣命活着,也都愿意为恩情和爱牺牲,但最终他们将恨释怀,拥抱光明,从苦难中生出绚烂。因为再深的伤口、再浓烈的恨,最终都会被爱治愈、被爱化解。思及此,明诚嘴角上扬,眼神温柔。


如果没有战争,他们最优先的身份应该是谁的儿女、谁的兄弟、谁的爱人。如果不是生逢乱世,他自己应该只是明家的长子,应该早早将姐姐身上的担子接下来了,姐姐肯定有了好归宿,应该是最先做母亲的一个;阿诚呢,一定还是这么优秀的青年,没有了朝不保夕的残酷斗争,他们俩一定名正言顺地在一起,而不必再伪装不和;明台嘛,定然还是会令他头疼,不过头疼的原因无非也就是不用功读书、做事没长性、招惹了哪家的女孩子罢了,这些原因比起小少爷进了军统、独自以身犯险、差点把性命搭进死间计划里、又辗转北上开始双重潜伏来,真算得上甜蜜了。思及此,明楼的嘴角浮现一丝不自然的欣慰的笑,随即又苦涩起来。”
——@波妞Ponyo_w 《情热·岁岁常相见》


我又来夸(yao)波(kua)总(kua)了!(*/ω\*)

给波总打电发!!!